分分3D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分分3D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来源:分分3D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发稿时间:2020-05-24 05:51:41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岩松:关注公益慈善机构改革。我与公益慈善机构打交道从希望工程开始,将近30年的时间。近十来年从“郭美美事件”开始,大家会关注中国红十字会。今年疫情初期,大家重点在关注着公益慈善机构,不少网友也在骂。我们不谈网友的骂,但必须谈问题出在哪里,如何进行相关的改革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这就需要告诉大家,需要我们用提案、日常讲座等各种方式去推动改革,让全国两万多名各级红会工作者、百万名志愿者,挺起腰杆去做我们期待的事情。挨骂时如果闷着头假装一切都没发生,一片委屈,挨骂完了一切没变,那下次会继续挨骂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屠海鸣表示,越是针锋相对斗争,越令自己感到香港局势的复杂性、严重性。回归23年了,但香港民众、甚至有些公职人员,对“一国两制”的认知还有巨大偏差,“港独”言论仍有一定市场。这启示我们,要坚定“一国两制”的制度自信,该坚持的一定要坚持,该做工作的一定要耐心细致地做好工作,彻底铲除“港独”势力的生存土壤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疫情期间,除了新冠病毒非常凶猛外,我们舆论环境中,撕裂、对峙、谣言满天飞…….这种“病毒”丝毫不轻,需要我们去思考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疫情期间,因为湖北红会、武汉红会风波,兼职中国红十字会副会长的白岩松,也一度被网友质疑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去年9月,我成为中国红会的兼职副会长。当时官网就发布了消息,很多人不知道,但这是公开的信息。兼职没有级别、没有办公桌、没有一分钱工资,还要往里搭钱。除了挨骂的话,我不会从红会拿走任何东西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岩松:我有时开玩笑说,我也是一个逆行者,我也是“卧底“。“兼职”的“兼”我理解还有“监督”的意思,要不然为何选择让媒体人来做这件事?我和红会没有任何利益关系,当官对我个人来说,十几年前我在书里写了,答案是“绝对不可能当官”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有人骂或许也是一种爱心吧。但当你拥有思考的空间和想法,你就去做,能起多大作用不知道,但起码是一种推动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白岩松:作为媒体人,永远期待信息公开能不能再快一点、能不能再早一点。我们不能说与17年前相比较就OK了。但要思考,如果更快一点、更早一点结果会怎么样?疫情在全球蔓延,有人会说你这不是在给外国人“递刀子”吗?不,我是给我们的未来递“手术刀”,刮骨疗毒让我们的肌体更健康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其实就是回归常识、尊重专业,让事实跑到谣言前面。我相信,这次很多人看到了新冠病毒的可怕,也看到了其他“病毒”的可怕,不是吗?